首页 > 生活新闻

诸葛大力 | 直男女神还是“完美人偶”

2020年03月06日

  「我们喜欢的不是成果,不是喜欢赵海棠的那种女人,而是只喜欢张伟的诸葛大力」

  诸葛大力在《爱情公寓伍》播出后成为了虎扑JRS的一月女友,与传统美人们相比,诸葛大力(成果)并不特别出圈,可在一众欢呼声中,仿佛不喜欢诸葛大力这种类型的女生便是一种错处,毕竟“哪个直男不喜欢诸葛大力呢”。

  这场看起来有些可爱的,“所有男生都在喜欢诸葛大力”的无能狂怒背后,仿佛在一众“我可以”,“诸君,拔刀吧”,“诸葛大力是我的”择偶也好调侃也好的戏谑声中,完成了一种两性界限的划分和有意无意的地位弱化。

  诸葛大力所代表的全能的高学历超人,讲道理的女朋友,年轻漂亮,所应对的正是千年以来一直印证的大女主桥段,从孟姜女到嫦娥,从田螺姑娘到白水素女,祝英台到杜十娘,莫不如此,甚至缺乏了一种吸引力,但对于男主张伟的“屌丝”形象,与小说中男主后期开了金手指不同,“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够”,应对案子还是需要诸葛大力去启发的“老实人”男主的日常,在这种不对等的,甚至是艺术化的爱情桥段中成为了“被想象着的生活”。这成为了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被想象着的生活。

  在诸葛大力爆火后笔者一直在思考,喜欢诸葛大力的背后,是否代表着某种转变。被誉为直男的聚集区的虎扑有项传统活动,打分,意为将女明星的照片供大家欣赏,通过分数高低的方式来排名,在这里我们发现,所有女明星都是真名。就像你喜欢迪丽热巴,你不会把她认作“凤九”,你喜欢杨幂也不会将其唤作“林萧”,可是诸葛大力还是诸葛大力,哪怕是在“成哥”,“果哥”背后,也仍然存在着诸葛大力的影子。仿佛诸葛大力扮演了成果,无论是不是在故意营销,这种吊诡的境况已然发生。在以往很拎得清的角色与演员之间的关系被融合了,甚至不是模糊,对诸葛大力的追捧只是借用其形象而隐喻的社会地位转化。

  你给她换一张脸,她还是诸葛大力。

  强势女配弱势男的影视主题并不罕见,甚至会给他安上一个“年下男”的唯美滤镜,在探讨此类问题时,我们往往会联想到杨幂和魏大勋,青春少年为了追星努力瘦身与偶像同台飙戏,除了年龄差距外,在以往的社会认同中,男性的力量主体并未随着地位的不平等而缺失,反而是以某种“努力”的方式去吸引女性,而最终随着男性被社会目光的驯化,与女性达成了被观众认同的共鸣感,所谓门当户对。比如《爱的迫降》中的朝鲜军官与南韩财阀女。

  但这一般很难达成,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魏大勋,也不是谁都能开金手指。所以这类影视剧的主题便是一种被认同的生活,甚至在幸存者偏差下,我们默认这种情形于正常的社会规则下是可能,甚至可以发生的,而前几年“屌丝逆袭”剧本的火热印证了这一点,很多人不甘于远观,却也止于远观。

  这种门当户对的思维基于什么,基于几千年以来的男性社会力量的认可。“你要配得上”这一命题背后,便是小说中男主后期都在权势滔天或者孔武有力,这就形成了一种爽文的架构,也是古早婚姻观下男性刚强的某种表现。所以惧内成为了一种笑料流传至今。

  可张伟有什么?一个半吊子的律师,大龄未婚男青年,抠门,唯一的优点是对朋友很善良大方。就像《围城》中唐晓芙对方鸿渐说,你是个好人,但并无用处。所以唐晓芙并没有选择方鸿渐,苏文纨也并未选择一时的好感,只有孙柔嘉自以为攀上了方鸿渐,而后也果决分开。张伟有什么,方鸿渐便有什么,甚至可以说,除了善良的心与对主角的怜悯外,二人一无所有,所以这也是一种奇妙的转化。尤其是在男二赵海棠的衬托下,观众对懦弱且无趣的张伟产生了自我代入感,似乎印证着自己作为分母的憋屈,平庸而不讨喜,斤斤计较而弱势,身边还有赵海棠这样别人的孩子,似乎一切都很熟悉。

  可不熟悉的是什么?是别人家的孩子放下身段与我为伍。从诸葛大力宣扬式的求爱发言“我要你做我男朋友,我在进行一场恋爱实验”开始,上帝视角的我们便已经意识到了这场被强加给张伟的恋爱会以某种方式结束。也就是说,当我们发现这场情景喜剧中,居然出现了一个偶像剧人设,那我们在略微感到违和感的同时则对其结局便有了推测性把握,为什么?因为我们知道这是一场情景喜剧,而且这个女孩儿才刚刚拒绝了一个我们印象中“有力量”的男人,赵海棠的告白。那么嘴角则立刻勾起微笑,因为这场戏印证了一种屌丝的胜利和软弱的,无力量的胜利。退一步讲,当看见赵海棠被诸葛大力拒绝,与诸葛大力主动追求张伟后,这已经超出了一种爽文的窠臼,因为爽文中,男主在得到了大小姐的垂青后,努力成为了什么?努力成为了当初被大小姐拒绝的人,的那种人设。

  可张伟成为了什么?张伟还是张伟,还是那个困于柴米油盐的小市民。惯于期待的,屌丝逆袭成为高富帅的桥段并未再现,而诸葛大力对张伟仍然不离不弃,这种被认为的吊诡的事情之所以能够被讨论,便是因为这个情景剧设定的社会仍然是一种“唯男主力量”式的现代社会,而张伟的栖息地仍然以这种“社会力量”为本,而对张伟窝囊废的评价正是对男主的一种隐喻的期待,“你可以成为有力量的高富帅,可你没有”。虽然你不够好,但你有了诸葛大力,你可以变得更好。但张伟变了吗?除了继续以小聪明讨人欢心,借用女友启发打赢官司外并无亮点。所以这才是一种很大的隐喻和很容易被虎扑JRS们忽略的地方,退一步讲,这才是一种真正的,不愿被承认的自卑心理与自我投射。

  张伟厉不厉害不要紧,甚至无关紧要,只要我们证明了高富帅也没能做到某一点,而被唤为“屌丝”的张伟做到了,那便可以了,“张伟”们所要做的,便是努力证明高富帅们在某些方面和自己不相上下,甚至在某些时候还比不上“善良的屌丝们”,那就足够了。并非是“张伟”们过于孱弱,甚至孱弱与否,有无力量,都不重要,这就是一种,从成为高富帅们,到依赖高富帅,这一对比标准的转变,在此类文化语境中,屌丝逆袭不再是一种“草根精英”们为之奋斗的目标,而是成为了在虚拟场景中战胜高富帅们的精神胜利。张伟们承认高富帅的难以企及,却并不为之努力,而是在某些方面证明高富帅们不如自己,虽然“力量”在社会规则的标准制定中不可忽视,却在这种逻辑的错位中逐渐软弱。

  在诸葛大力和张伟的相处模式中经常有如此片段,吵架生气后,诸葛大力是在反思自己的问题,在自己的问题解决后,会帮助张伟解决问题。这大概是“哪个男生不爱诸葛大力”的原因之一。前文论述过,张伟们的处境是怎么样的?无意于去改变,而是安于现状,也就逐渐变成了一种神奇的逻辑,“我软弱我承认,可是你不能说我窝囊,你要表现得让我觉得我不窝囊,即使我知道自己窝囊”。而对诸葛大力,这个完美女友人设的反应是如何?不是感到疑惑,而是将其继续捧高。

  所以造成了广泛女性对诸葛大力形象的质疑与广大男性对于诸葛大力形象的吹捧,男性以之为“好不容易有了个能够照顾我面子又关心我的人”,而女性认为这属实不可能发生。这也是面对两性相处关系的一种相反的认知。正常的两性关系中,面对问题的相互妥协,相互理解,甚至是吵架等方式去逐渐解决问题的方法,于此是被排斥的,甚至对此有些批判的眼光。是否吵架,能否心平气和解决问题,甚至会不会嫌弃男人无能,已经脱离了现实社会的价值判断体系,却在每个张伟们的心中形成了一种区分“你是否爱我”,“你是否真正懂我”的评判标准。“爱情”于其中已经不再是一种平等的社会关系,已不再是传统剧本中通过生离死别、大彻大悟来认识到的产物,而是直接的,依赖型的,一次性的,甚至可用科学理性去评判的量表。

  这种相对静止的关系带来了什么?带来了一种纯粹的依赖。因为在情节中出现的桥段,我们已经完全不能发现相互付出,相互提携共度难关的桥段,只是诸葛大力的鼓励,张伟作为居家小市民的憨笑,和为了甜蜜而甜蜜的事情,其关系已经变得静止,因为这种关系在一开始就已经借诸葛大力之口说出,“我要你做我男朋友。”有没有觉得似曾相识?在霸道总裁文中,最经典的桥段便是男主对女主说,“女人你跑不掉了。”在最近兴起的富婆梗中,也有类似的论述,“阿姨我不想再努力了。”

  当讨论诸葛大力与张伟,甚至是讨论社会中的“张伟”们对女星的吹捧时,这种“爱”与“被爱”的关系已不再是一个话语层面论题,而是一种社会地位自我降格下的,对无法企及的生活的,真正的想象。正是因为这种“软弱”带来的合理的社会想象,才会有这种影视母题的出现,与人沟通困难,便幻想着出现一个契机变得大方,因为身材缺陷,便有了一夜暴瘦的心思,甚至最常见的题材,不知如何与女孩子沟通,科幻电影甚至是相关厂商可以立刻告诉你,可以定制一个人偶娃娃。我们即使知道做事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可我们没有禁止“变得软弱”的幻想,且正是这种“软弱”给予了幻想的空间,这种虚拟的“完美人偶”的应运而生。解决问题的“强硬”与幻想问题的“软弱”并不冲突,且甚至更加偏袒于不用消耗更多资源的,“软弱”的方式去解决这个时代的许多问题,且“强硬”意味着可以变成兼容于下一个社会行为的“软弱”借口,进一步说,通过强硬的方式,获得的可能是一种方便快捷的,“软弱”的人生。

  这种软弱带来的“力量”不容忽视,因为这种“力量”的本源是完整的社会想象,一种由外力拉扯着自我强行跨越阶级的虚拟体验,如张伟,通过“软弱”的一面与诸葛大力这个不同社会阶层的女孩子谈恋爱,享受着很有可能本不属于他的温柔;如逆袭的屌丝,如被讨论至今的凤凰男。所以并非是这种软弱带来了力量,而可能是这种“力量“导致了软弱。并非是因为个人社会地位的自我审视失衡,导致了这种贯穿于整个社会的“不想努力论“和”霸道总裁梦“的泛滥,而是在信息 中,是我们对某类价值观点的刻板印象甚至是过分极端而导致了这种失衡。女性依赖男性可以被三姑六婆说成是毫无主见,男性依赖女性则可能被叔伯兄弟耻笑为软饭男,男女琴瑟和鸣于剧中又有什么看点,出现男女共同努力的戏码则自然很好,可这世间又有几个魏大勋?

阅读延展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