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访谈

网红于连的水果自由

2019年06月29日

  人活着必遭蹂躏。天堂和地狱在他看来并不是虚无的存在,而是都会在现实中得到的兑现。当我们欢乐的时候,我们就生活在天堂里;当我们痛苦时,我们就在地狱。但谁又能说痛苦不是另一种欢乐呢?

  by 奥古斯特·斯特林堡

  网红于连的水果自由

  壹捌叁零年,司汤达出版了他的长篇小说《红与黑》,他没有预测到,从此以后,凭借着《红与黑》中男主于连的典型形象,作家本人也成了世界文学的典型人物,甚至与巴尔扎克匹敌。

  《红与黑》的男主于连,是一个木匠的儿子,年轻英俊,意志坚强,精明能干,从小就希望借助个人的努力与奋斗跻身上流社会。或许路遥用高家林致敬于连的意义更大,毫无根基,按部就班的套路基本不会有胜算,渴望物质自由的心灵更狂野。

  根据于连、高家林的轨迹,比照他们的个体挪腾,间或的爱情,除了暂时的慰藉,剩下是种跳板似的存在,其他接踵而至的人和物,在这快速实现物质自由的过程中,皆是只有利用价值的存在。

  雨果说,一片叶子受到阳光的照耀,它的背面一定是阴影,阳光越亮,阴影越深。隔了近两百年的今时,人们不但没有从对成功的焦灼中释然出来,反而愈加变本加厉,所谓的幸福感,赚钱,赚快钱,快速的赚钱,依然是实现光鲜自由的唯一手段。

  从去年到今年,水果的涨幅超过了大多数人的预期,数据显示,苹果的涨幅最大,这种本不起眼价格亲民的普通水果,长期处在人人都能买得起的境地,忽然几连跳,置在了众人捉襟见肘的高位。

  苹果价格的居高不下,重新丰富壮大了想要实现水果自由的人群基础,水果自由的含义,瞬间从车厘子自由、荔枝自由,毫无征兆地抵达了连买几个苹果都要思量半天的窘境。这种自由门槛恐怕多少压低了更多数人的幸福感,带来的焦灼和动力。除了房子车子等等,原来钱真是个好东西。

  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从天而降,这就不难理解于连、高家林的不择手段了,至于网红们蹭热点的行径,只要在一定的规矩方圆里,出格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根本上讲,小吏急于升迁的心思与网红急于蹿红的心思,大差不离,社会的分工,注定了各人逐利的招数不同。虾猫路各异,却殊途同归。

  没有哪一个时刻,对物质的渴望强过今时,先是温饱,再是各种各样的财务自由,几乎所有与情感有关的东西都有标价。爱了不知道如何表达,那只有尽可能赋予物质,爱你,就要给你足够的物质奢靡。

  或许世界也很简单,前提是你有足够的水果自由,乃至财务自由。先是房价圈定了人群,房子框定了幼稚园、小学等等学区,物质的多寡就此兵分两路,各走一边。

  划分了许多人未来的诸多可能,意味着我们彼此已经失去好好说话的可能。只有用物质的堆积,来标榜成功实现与否。再用红颜祸水之类的道德婊,约束网红于连不择手段的价值,虚伪的没有任何现世意义。

  当由小及大,由表及里的累积,年轻人的成长,愈来愈少关联起量变到质变的飞跃,至少北上广深,真得是提供了一个可以梦幻栖息的角落。不知道那些不断趋高极致的房价,闪烁着多少于连们恶狠狠的眼神。

  庸常也不再是固有的概念,不再是甘于平庸,而是无论如何,都逃不脱平庸的魔障。你P图发朋友圈,你赶地铁看小领导眼神,也改变不了每天所挣的钱,都撵不上付给青春时光的利息。因为有人炒苹果期货,为了一串变化的数字心急火燎,有人望苹果兴叹,为了到底买几个苹果斟酌不已。

  于是今时,网红于连们个人奋斗的意义,起点便惹人兴奋地降低了,起码关乎水果自由,尤为重要。

  【 绘画:Mamma Andersson 】

阅读延展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